首 页 经济回眸 企业舞台 顾问课程 商海精英 HR经理人 商务策划 交流反馈

2010HR口试答辩现场情景札记

2010年x月x日 阴

    当她出现在考场教室门口的时候,我还在为上一个面试考生计算分数。
    “请稍等一分钟”我对她笑一笑,说道。
    她收回迈进考场来的一只脚,微笑一下,转身坐到门口放置的那张椅子上。我尽快的完成了对上一位考生分数的计算。将计分表拿起放到记录本的下面。
    “请进!”
    她应声而起,离开门前的凳子,左手夹着几页A4纸,右手握着挎包的带子走了进来。我伸出右手,竖着手掌,手掌急速的弯了又弯。她看懂了我的示意 ,横跨一步,扭转上身将门推上。
    “请报一下准考证号!”我对走进来的她说道。
    “喔,是这个牌子上的吧,是D××——”她歪者头,看着胸牌上的编码说道。
    “好,请把你的自述表给我!”
    “好的!”她抽出右手,将左手拿着的自述表和一页A4放在桌上,又立即从中抽出两份自述表,双手握着一份自述表的两边,呈现到我的面前。她握着自 述表的右手还夹着另一份,向下弯曲着,有些像枝上生长的树叶。我接过一份自述表后,她左手迅速的握到右手夹着的那份自述表,平整的递到我的搭 档——另一位考评老师面前。我的搭档也迅速的收下那份自述表。
    “请坐!”我同时用右手示意她坐下。
    我按照流程把面试答辩的时间安排向她做了交待,并告诉她可以开始了。
    我一边翻阅着她的自述表,一边听着她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表述。可能她太紧张,还是准备不足,她断断续续的讲述着自己的从业经历,以及以往几家企业 的组织结构、业务模式。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停了片刻,我继续说道:“主要介绍自己从事HR的职业经历,企业情况简单介绍即可,要注意控制时间。”
    “好的。”她回答到。但没有想到她又开始重新描述她的“职业经历”了。我瞄了一眼桌上的石英钟,已经过去了7分钟,要是等她再描述一次自己的职业经历,后面回答案例或提问就没有时间了。
    “因为时间关系,职业经历介绍就到这里吧;你抽到的案例是哪一个?”我不得不打断她,用手指了指她放在自己面前的那页A4案例纸。
    “喔,我抽到的是第×题。”她匆忙的回答到。
    “请按照要求分析——回答!”我接过她的话题。
    她开始谈对案例的提问进行分析。这个案例有一定的深度,须有相当年份的中高层管理从业经验才有这方面的体会。不是简单的背诵答案,就能很好的阐述并与考评老师进行沟通的。对于从学校出来不久,参加工作仅有数年的她,几乎没有回答到点子上。她用了五分钟多时间把两个提问做了阐述,但跑得太远;我估计,让她重新完全回答者两个问题,都不会重复的。
    “这样,你是否可以再用简洁的语言把这两个问题的要点阐述一下?”我想引导她的思路在这个问题上贯穿一下,毕竟该案例问题不是她这个资历能够全面、深刻回答的,尽管她的自述表上填写了那么多年从事HR的职业经历;凭直觉,都是为了应付这个考试自我填写的。反正,没有谁会去做考生职业经历的“背景调查”?然而,与考评老师沟通互动,就是最好的了解,所谓“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
    她又重新开始对案例问题信马由缰了。
    “你的意识是说×××××,这是一点,还有别的吗?”我只能打住她的言谈,并说出了一个她话语中的一个有点相近、尽管她是在描述另外一层意思的一个词语。
    “嗯,对!还有就是——”她并不迟钝,可能已经明白我的提示。但随后的回答,漫无边际,我再也没有找到机会插话。
    “除此之外,还有需要补充的吗?”时间已经多用了,下面的提问已经不足3分钟了。听到我发问,她停顿下来,低着头、皱着眉,若有所思状。
    “如果没有补充的,案例就到这里吧!我问个问题。”我接着说道。
    “此次参加培训,学到了人力资源管理的那些模块,具体是些什么?”我想,这样的问题就是送分给你了,你不能连这样的机会都无法把握吧?
    她开始回答问题,多用些习惯性的言语描述,并且好像也没有怎么参加培训一样。
    “你是在报考人力资源管理国家二级资格,请尽量用术语来描述、回答问题,好吗?”我再次打断她的言语。
    她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来,望着我。
    “老师,我的资历不是很丰富。在工作中涉及人力资源管理主要在招聘、××……这几个环节”她面带失落对我说道。
    “好,就说说你熟悉的招聘吧!”我接着说道:“《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签订劳动合同有几种情形?”
    “有……”唉!她回答些什么呀?
    “这个问题就到这里吧!另外,请你……”看来考评老师也不好做。我虽然不同意“考生糊弄老师”的说法,但多有几个这样的场面,也很是难堪的。我又重新的提问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事实上,考评时间已经用完了。
    她对我提出的问题,断断续续的找一些词语在捏合着。我望望我的搭档,他示意没有什么想问的,我回头对她说道:“好的,今天考评就到这里吧!”
    “请把案例留下,这是你的自述表,请收好!”我将两份自述表递给她,收回她回递我的案例。


2010年x月x日 晴

    她在描述自己的职业生涯时,把所服务组织的情况、自己HR职业工作的内容与范围、“轻重比例”处理得“恰到好处”,大约是三七开 吧。既介绍了企业组织中与HR工作相关的运行机制、纵横联系极其相互影响,但更多的是在这样的组织架构中自己从事HR职业的过去、现 在,处理得当的几个案例以及围绕这些工作的所思、所想。
    可以说,这是今天HR国家二级资格口试答辩遇到的一个职业经历较为丰富、并且把这些经历描述得主次分明、言简意赅的一位考生。我不 由得再次翻阅着她的自述表:×××、女、……;关键是她的职业经历,亦有数年时间,“含金量”应该不低。与在她前面那些刚参加工作只有 三四年、而HR职业经历就填写三年的考生,真有天壤之别的感觉。 ……
    “分析你抽到的案例吧!是第几题?”我问。
    她在回答我的提问时,用眼睛瞟了一眼手上的A4答题纸。我看见那张纸上的空白处,写满了一些黑字,很工整、有序。看得出她是一个极 有条理的人,这一点,在她描述自己的职业生涯时,已然是“窥一斑而见全豹”了。
    对于她回答的案例分析,我没有提问过多的问题。因为,基本上的要点她都谈到了。不像别的考生,时时需要帮她把思绪拉回来,或是提 示个别字眼。
    “总之。”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个问题就出在这几个方面,一、×××××;二、××××;……”她在分析完成案例的提问后,简单的做 了一个总结,精炼的概括了分析的要点。
    我的搭档,面带微笑的看看我,在她分析完成案例后,问了她一个问题:公司的业务怎么样?
    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经验不足的人,一般面对这样的问题,多半会小心翼翼的反问道:老师指的是哪一方面? 而她怎么回答呢?这也是在表现她的反应能力、思考能力。
    “我们公司的业务今年会有大的发展”接着,她简约的将公司业务在新的一年里的计划与良好开头做了一个陈述。其中,她没有忘记谈到、 为了配合公司业务的发展所做的人力资源规划等等。她的思路是清晰的,没有让我们做什么提示,对她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打高分”。
    在进入提问阶段后,我们的交流可以用愉快、轻松来描写。
    并不是我们不再想提问什么。而是考生首先在丰富的职业生涯中,将几个模块中的大多数进行了简洁的描述;其次,在对案例进行分析时 ,因问题分析而触类旁通。也就是说,她通过职业描述,案例分析,展现了她理解的HR理论,以及在实际运用中的所思、所想……。     与这样的考生交流,真的很是受益。


2010年x月x日 多云

    应试教育教会了我们许多应考经验,但应考也总是带着几分神神秘秘。
    HR考评老师们在考评的间歇都在想些什么、聊些什么?这是几位考评老师在口试答辩现场的间歇时间,相互之间的话语。从考评老师相互间 谈话中,不妨让我们看到HR资格考试的另一个鲜为人知的侧面。

甲:“怎么样,考生的水平?”
乙:“这一批好像不怎么样呢?”
甲:“考生人数是在不断增加,水平好像在不断下降。”
乙:“我们这边上午没有一个通过口试答辩,问题大啰——!”
甲:“我这里上午也只有二个通过喔。”
乙:“我跟搭档沟通了一下,感到问题……不过,希望下午情况会好些。”
丙:“唉!想降低标准呀——。我是考生的话,怎么看你,考评老师也不过如此吗。”丙老师作出一个手势,意寓糊弄之意,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甲:“对呀!是有这个意识喔。”甲极力赞同丙的说法。
乙:“现在不是老师考学生,而是学生考老师”乙接着说到:“上午一个考生老要我提示、提示;我的搭档在考评几个考生时,还帮他们做总结 呢。” 乙摇着头,显出一脸的无奈。
丙:“什么总结啊?”
乙:“……回答根本挨不着点子;我搭档有些急了,不得不提示考生:你的意识是这样?!你的意识是那样?!这——不就是在为考生做总结吗?”
甲:“……”欲言又止。
丁:“上午有一位,答辩结束,站起身来——说道:老师,我是第N次来考试了,让我过去好了吧……。你说说、说说心里是什么滋味?” 沉默、众人不语。大概都在体会那个滋味吧。
丙:“唉!这不算什么。上次更有一位,口试完成后站起身来:老师,辛苦了!一边说一边掏出皮夹子,抽出一张张百元钞票递过来。……哎哟, 吃不消呀。”
甲:“真的是吃不消!”
乙:“这是国家二级水平考试!连劳动合同法中签订合同的几种情形都说不出来……。”
甲:“呵,今年的最低工资都不知道。还说是有多年的HR从业经验,你受得了?”
……

2009 © 现代商务网 版权所有 投诉电话:021-34600907
沪ICP备05015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