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经济回眸 企业舞台 顾问课程 商海精英 HR经理人 商务策划 交流反馈

职业培训与鉴定该走向何方?

    2010年9月12日,上海人力资源管理师国家二级口试答辩考卷中出现了一个案例题——一个关于末位淘汰制考核学员的案例题。考题的主要内容是:一位“空降兵”将过去在前一家企业就职时,实行的末位淘汰制考核制度照搬到新就职的这家企业中来,在实施的过程中遭到公司上下员工的抵触,关键岗位的员工多生去意,企业总经理也由此开始犯难……。
    试卷要求考生就该案例中的情景展开分析,提出改进建议。
    该案例为考评专家提供的参考答案,也仅仅围绕“不同的企业其考评方式不能照搬”这个焦点来展开分析和改进。事实上,这个案例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人力资源管理师国家二级的考卷上。
    按照考试操作流程,该案例是在对考生开始口试答辩前半小时交给考评专家的。当时,在考评专家中一度哗然,资深专家一针见血的指出,该案例违反了2008年颁布实施的《劳动合同法》。案例已经严重不适合今天的社会就业现状,更不应该出现在人力资源管理师国家二级的考卷上。
     职业鉴定的案例试题是在试题库中随机抽取的,但试题库中的试题已经应用多年,一直没有变化。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社会的不断对外开放,与国际社会的交往日趋密切,文化间的相互交流不断加强,国家法律体系也不断得到完善,社会化管理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在这个一直标称海纳百川的国际化都市,发生了人力资源管理师国家二级职业资格鉴定,考卷中的案例试题居然是违反现行法律法规的。
    有专家指出,早些年曾经建议适时更新试题库中的试题。但这样的建议未能得到有关职能部门的采纳。
    试题库中试题不适时更新,周而复始的使用,已经让职业培训机构非常熟悉。许多职业培训机构都在组织考生应试,每期培训都为考生准备了数百个应试题及答案,交给考生背诵。考场中,“背功”不错的考生多能通过。
    职业培训与鉴定的问题还不仅仅在于此。
    某些难度较大的职业培训科目,在利益的驱使下,培训机构与某些职能部门已经搭成某种“默契”:培训机构的培训课时安排不足,培训内容被删减,参加培训的考生在没有掌握知识内容的情况下,却可以顺利的取得合格鉴定成绩。对于“参加培训数月”的考生,面对较难的知识内容,多生畏惧、疲惫情绪,都期望能够通过职业鉴定,不想进入后期的补考,因此,即便有悖参加培训的初衷,最后意外的得到“鉴定合格”,确是喜出望外。而培训机构也能顺利拿到政府的培训经费,当然是皆大欢喜了。
    相关部门曾三令五申,考评员不能执教于培训机构。但相关的配套管理措施未健全;另外,由于信息的不对称,该项规定也不能得到公众的监督,使得这项管理规定流于形式。
     随着社会福利方面政策的健全,以及政府在引进人才方面在职业资格上的倾斜。近年来,报考类似人力资源管理师国家二级这种职业资格等级的人数越来越多,2010年上海已经达到5000之众。其中,大多数都是刚刚离开学校走进社会的青年。按照职业资格鉴定的规定,参加人力资源管理师国家二级培训鉴定的人员,应该在人力资源管理岗位上从事过相应年限的管理工作、具备一定的资历。但是,现行的培训,只是要求考生在参加培训前提交一份职业资历证明。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考生获取这样职业资历证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虽然职业鉴定有相关的考核细则,但二十分钟的口试答辩,除了职业经历描述、案例分析外,仅剩下7分钟左右时间由考评专家提问相关问题。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要全面、深入的了解考生的情况,存在相当的难度。
    考评专家们建议,应该建立专家的相互交流、探讨机制,确定考评、考核的框架结构,以适应目前考评的实际需要,除了考核的公平性,也是为了职业鉴定的应有含金量。

    业内人士指出,职业培训与鉴定制度在我国建立的时间不长,我们除了学习国外的经验外,还得摸索适合自己国情的管理办法。在政府将创新列为国家战略的今天,各级职能部门应该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海纳百川,充分吸收专家及各方面的建议,不断改进工作。作为国家经济开放与发展的一个窗口,走在全国的前列,是对国家、社会的一份责任。



2009 © 现代商务网 版权所有 投诉电话:021-34600907
沪ICP备05015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