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经济回眸 企业舞台 顾问课程 商海精英 HR经理人 商务策划 交流反馈

雄关漫道真如铁(三)

个相关报告。
    不久,一个叫吴大彬的法院工作人员告知张治英等,做好请律师的准备。乍看起来,事态有所发展,也给了张治英和她的同事们一个信心。不想已是当年夏末,仍旧悄无声息。经托人打听才知道余庆县人民法院又将案件卷宗悄悄送到了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从年1993国庆后,开始到遵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申诉至1994年上半年,张治英就不断的在余庆与遵义(中级人民法院)之间穿梭往返。每一次都是带着希望而去,每一次似乎看到了希望,而每一次留给她的都是一个长久的等待。
    1994年,张治英的女儿到省城贵阳,专程去拜访了自己大学里的同学,并通过同学将母亲的申诉状呈到了省高级人民法院。时任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李太荣审阅了申诉状及相关材料,不禁拍案而起,并在申诉状上作了批示,要求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尊重法律和事实办理此案。这一年的中旬,李太荣副院长还专程去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督导此事。

    然而,等待,还是没有结果的等待。
    很快到了1995年,为申诉而终年奔波的张治英,已感身心极度疲惫。几年来,为了洗掉自己蒙受的冤屈到法院申诉,她变卖了身边所有“值钱”的东西。环顾屋中,已是家徒四壁,本就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已经没有钱来支撑这无休止的奔波、没有结果而被愚弄的申诉。应该向我们的百姓致敬,象张治样这样的一些人,即便他们在蒙冤受难的如此境地,也没有怀疑过我们的政府。他们认为是有少数腐败分子在糟蹋这个国家,毁坏政府的形象;坚强的信念在支撑着她们,任何困难是阻挡不了的。

    为了继续申诉之路,张治英开始四处借钱,她张罗着要开一个娱乐室,为了生计也是为筹集一点申诉费用。一个小小的娱乐室是在这年秋末开张的,这一年的冬天,寒风呼啸刺骨,她满头的花发被风吹起,飘散在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颊上,仿佛在述说那些走过的艰难岁月。
    在以往的工作经历中,张治英多是在与财务、帐目打交道。她不擅长经营,耿直性格的她不会去打点各个层面的关键人物,再加上地痞流氓的捣乱,开张不久,就不得不将娱乐室盘给了他人。转过年来的1996年,无路可走的张治英只得到临近一个县城去给人打短工。

    很快到了1997年,经过两年多时间的打短工与节衣缩食的生活,张治英心中又重新燃起申诉的希望。两年多艰苦的生活,使她更加节俭,她要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张治英把重新申诉的第一站选在县人大法律办公室。4月,她来到了余庆县人大法律办公室。适逢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告申庭庭长熊福生来到余庆县,余庆县人大法律办公室抓住这个时机,将张治英蒙冤一案向熊福生庭长作了通报,于是,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又重新对张治英案的申诉,受理立案。

    你可以在法院接待室的门口看到这样的情景:“既然法院受理了你的申诉,就会按照法律程序办理;相信我们,会通知你的。”接待室工作人员不停的劝说当事人离开。一位位当事人愁云满面、半信半疑不情愿的从大门退出。这是当事人首次到法院申诉,都会出现的情景。然而,第二次、第三次再要他们挪动半步都是极困难的。因为他们随后就会经历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再申诉。每一位当事人都会由衷的感叹:申诉之难,难于上青天。
    张治英是不会在家等待这样的“程序”从天而降。她打听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每月15日是院长接待日,她掐算着在院长接待日,去寻求那个答案。

    6月15日,东方还未出现晨曦的时候,张治英就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大门排队。八点三十分后,她以第一排队人的资格坐到了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李副院长的办公桌前,另外还有两位书记员坐在旁边。听完张治英的陈述,一位书记员翻阅了资料后说:裁定通知书早在1993年就已经下到了余庆县人民法院。可是,如此长的时间里,张治英却未接到余庆县人民法院的任何裁定通知。
    张治英的申诉已有相当的年头,在申诉上应该算是阅历丰富了。但,她还是失算了。她在为非作歹、狡诈阴险的陈高祥和其死党面前,是那般弱小而苍白无力,注定她要算过这一股黑势力是极其困难的。她向上级政府递交的申诉材料,曾被转到县法院;法院工作人员傲慢的腔调:你递交的材料退回来了。
    张治英面对这一切,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对张治英冤情已有所了解的李副院长,要张治英去找告申庭,但已多次在申诉中遭愚弄的经历,能使张治英相信再次到告申庭就有结果?中国的学龄孩童皆知“牧童与狼”的故事,可是我们的一些政府官员一边在教育自己的孩子谎称“狼来了”会失信于人,而另一边又在工作中犯这个简单的逻辑错误以面对我们的百姓。在没有办法说服张治英重去告申庭的情况下,一位书记员找来告申庭后勤收发工作人员张某。张某一见到张治英这位告申庭的“常客”,就明白了。他向在场的工作人员叙说了张治英常年奔波申诉的经历,并提到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李太荣副院长还专程为此事来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协调。在场的李副院长听到这里,拍案大怒并说到:为什么拖这么久……今天是6月15日,下个月的15日要给我一个答复。
    这个情景,在张治英的脑海里至今难以忘却,她也为此激动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似乎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当然,她也只能把它当成一个希望。那一天,她走出法院后,来到了中国革命史中著名的遵义会议会址,看到静谧的纪念馆她感到心理很是亮唐,偏西的太阳把她的脸照得红润润的,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到阵阵从未有过的轻松。

    傍晚,她又来到郊外,望到远处夕阳映衬下的娄山关,心潮起伏。
    娄山关,因其险峻著称。那是怎样的一个雄关漫道:一条弯弯曲曲的的羊肠小道,起伏不平,两边是陡峭的石壁,时而还会在一边出现深深的沟壑。轻装前行,亦谓艰难;若一夫当关,更是万夫莫开。1935年,中央红军数千勇士在这里浴血奋战,无数先烈、血洒关口,终将反动军阀王家列的守敌消灭,保障了中央机关的战略转移。
    张治英为洗刷自己身上的冤屈,走上了一条何其艰难的申诉之路,长时间申诉的劳累使得她身心不支,时而又遭受愚弄,时而还得为生计和盘缠奔波,……就这样,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在这十多年时间里,她时时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还得时时充满信心与希望,岁月催老了她,因脊椎弯曲而变得驹瘘,更痛苦的是,她不知道这条路究竟还要走多长。
    又是数月时间过去了,跟以往的申诉结果一样,仍是音信杳无。
张治英从来就不是溜须拍马屁的人。她的想法极其简单,应该让更多的人明白她的冤屈,这样就会获得更多人的支持,……下一步怎么办?她想到了审计。

    是否通过法定审计后,会更有说服力。于是,张治英向余庆县人大法制组提出申请,要求对承包二组的经济活动进行审计。县人大法制组接受了这个申请,遂批转到遵义地区会计师事务所余庆县分所进行法定审计。
    1997年12月1日,遵义地区会计师事务所公布了审计结果〔审计报告(1997)遵会师综字第04号〕,审计报告人为:

    原余庆县对外贸易公司承包二组经营收支除第一任备用金经办人杨再龙舞弊的事实已由余庆县审计局(1989)余审字第26号《鉴证审计结论》,已经作过处理后,其后的收支是清楚的……(承包二组)净赢利润41278.7元,按承包《方案》规定,承包人应分得24767.22元。
    ……备用金经管人张治英已在此次清算中如实报帐。从平衡收支看,也不存在贪污、挪用的事实。
    承包二组不是核算单位,纳税主题应当是县公司在依法纳税后,记入承包二组的盈亏核算中,其欠税责任亦不再于承包二组的从业人员。
    ……无论从事实的因果上看,都不属于“巧立名目”;或“私分集体资金”。
    遵义地区会计师事务所在公布这个审计报告后,还与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李副院长等开了一次座谈会。会计师事务所的态度极其明朗,严正指出余庆县人民法院给张治英等所列的罪状是不成立的。

    在这样有利的情况下,张治英和她的同事们又来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申诉。告审庭的庭长熊福生接待了他们,并以年终有许多工作要做为由,要将此事推到下一年度,并表了态:1998年的第一季度来解决。
    可是,谁知道节外生枝。1998年春节后,法庭之间互换庭长,熊福生被换到别的法庭去任庭长了。庭长互换,原本是为了从机制上堵住腐败产生的漏洞,有利于开拓思维、培养选拔人才。但是,这个机制却在运行的充分性与适宜性上存在欠缺,在这个远未法制化的社会里,谁都知道,熊福生的调任,意味着什么?那将是整个工作出现断层。张治英他们的申诉被再次耽搁下来。

    98年的第一季度过去了,张治英他们再也按捺不住、又来到了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告审庭一位姓周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周某说,已经几次打电话到余庆县人民法院,要你们到中级人民法院来……。不过,已经进行了几次复审,仍是维持原判。
    张治英等据理力争。理由在哪里?就是遵义地区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然而,告审庭的工作人员听说还有这样一份审计报告,这才去提卷宗、寻找那份审计报告。那么,周某所说的“已经进行了几次复审,仍是维持原判”,又是怎样得出“维持原判”这个结论的呢?只有天晓得。

    当然,余庆县人民法院是“人民的法院”,怎么能在接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的电话通知后,及时传达给张治英等这些被专政的对象?在对待张治英等蒙冤及申诉的过程中,余庆县人民法院始终是这样的“立场坚定”。在1993年那次裁定通知书传达到余庆县人民法院,张治英等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而是数年后她们再次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申诉时获知的。就是在98年,当年的六月份,张治英等再次到遵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申诉时,又被告知,有关再审裁定通知书已经在五月份就书面通知了余庆县人民法院。

    看到这里,有谁知道张治英所受的冤屈何时能够被洗刷;有谁还相信张治英所受的冤屈能够被洗刷。我们的主人公太执著,矢志不渝,耗费了十多年的精力和血汗钱去申诉,她哪里知道,从一开始就好比是踏上了一条漫漫征程。
    [未完、待续]

2009 © 现代商务网 版权所有 投诉电话:021-34600907
沪ICP备05015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