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经济回眸 企业舞台 顾问课程 商海精英 HR经理人 商务策划 交流反馈

雄关漫道真如铁(四)

    1999年6月30日,余庆县人民法院还是为张治英等承包二组受害案件开庭了,但前后仅半小时,就草草收场了。

    7月31日,余庆县人民法院发出通知,将延期开庭。其理由是要重新进行司法鉴定,并宣称遵义地区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段特殊的历史背景,中国共产党诞生了。无数优秀党员的流血牺牲,使党不断学习和积累了政治斗争、武装斗争的经验;党通过密切联系群众,并依靠人民群众,最终夺取了全国的胜利,建立了人民共和国。

    二十一世纪初,中国共产党人再次反思自己,如何加强党的建设以提高执政能力,建设和谐社会。这是新形式下的一种学习;要建设和谐社会,共产党人意识到,必须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来建立与人民群众的新型血肉联系。

    今天的中国社会,处在一个新的国际开放环境中,包含了有别于以往任何时代的新特点,尤其是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全面建设法制社会……。共产党人再次提到了建国之初的那次进京赶考,面对今天的新形式,是否能够再次交出一份合格答卷,战胜新的危机,度过新的难关,关键是所有的学习与实践必须结合当今的时代特征,“与时具进”不应该只是一个口号,依法治国,更不能是一个装饰。解决社会矛盾,不仅仅是将矛盾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也应包含有错必纠。今天,基本上听不到哪家媒体象过去那样指责百姓不愿拿起法律武器来作斗争,但百姓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的成本依然是很高的,象张治英这样的申诉,与她的经济条件乃至生存条件相比,是难以承受的;甚至她在有生之年是否能够洗刷所受冤屈,谁能给出肯定的答案呢?

    何以为和谐社会,何以为法制社会,何以为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历史会给出这个答案,也只有历史才能给出最公正的回答。

    

2001年4月29日贵州遵义行署机关报《遵义日报•星期刊》第四版,刊登署名韩芷的文章:

她究竟犯了什么罪?

十余年来,为了洗刷母亲身上的罪名,相依为命的母女生活拮据。

后来母亲又举债送女儿进了大学读法律,因为她们坚信法律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余庆县外贸公司的职工张治英是不幸的,因为在孩子八个月的时候就得了小儿麻痹症,造成孩子双腿终身残疾,而在孩子二岁的时候,她的丈夫又离开了人世。更严重的是,当这位老实本分的传统型妇女守寡十八年后,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更大的灾难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余庆县人民法院根据检察院的指控判决她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偷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这一切都缘于一九八八年,余庆县外贸公司为了完成当年的经营任务,便在内部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张治英等三人申请组成了该公司的“承包二组”。在以后的一年中,由于三人齐心协力,经营有方,“承包二组”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的经济效益。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三人准备放手大干一番的时候,余庆县检察院接到了一个秘密举报,以张治英等三人涉嫌犯有贪污偷税罪为由,将三人逮捕并向余庆县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张治英等在承包经营柏木油、黄樟油的过程中,采取白条收款等手段偷税八万三千五百六十二元八角三分,其行为构成偷税罪,且张治英贪污公款一万五千一百七十二元六角五分(其中未遂三千元),故作出了本文开头的判决。同时,法院还将张治英所谓的赃款一万二千六百八十元四角一分,十八寸彩电一台,存折三个予以没收,发还给余庆县外贸公司。

    当时,张治英就欲提出上诉,但遭到有关人员的阻拦:“你正患急性肝炎,且有病残的女儿要上学,想活命就服判,这样可保外就医”。于是,已经四十八岁且缺乏法律知识的张治英没有提出上诉,她也因此而获得了“自由”。

    但是,由于失去了工作,没有了赖以生活的经济基础,这对相依为命的母女便多次要求原审法院复查,但每次都杳无音讯,为此,张治英想到了自杀,这时女儿流着眼泪跪在妈妈的面前说“妈妈,我可以为你写鸣冤诉状,但你要活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张治英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双腿残疾的女儿身上。她将家中仅剩的一点家具变卖,并四处向亲友借钱供女儿考上了贵州大学法律系,指望女儿有朝一日能够为自己洗清罪名。

    这期间,年逾五旬的张治英每隔一段时间便向中院、省高院、最高人名法院和有关部门书写申诉材料。自从有了法院院长接待日,她更是在每个院长接待日的凌晨,不管雨雪风霜徘徊在法院的大门口……。漫长的申诉催老了岁月,但是始终不曾动摇张治英依靠法律讨回公道的决心。 但是,连续不断的奔波不仅招来了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而且由此发生的各种费用使母女俩原本就十分艰难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甚至多年来的夏天女儿只有一件衬衣,换洗只能在晴天的夜晚进行。而一般家庭常见的洗衣机、电冰箱等家用电器,在张治英母女的眼里竟是距离那么遥远的新生事物。在谈到生活的艰难时张治英说,自己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岁月,在世光阴对她来说已经不多了,能在有生之年洗清身上的冤屈是她唯一所求。

    不过,令张治英感到些许慰籍的是,身残志坚的女儿冰妮果然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她在大选毕业后即以母亲辩护人的身份向余庆县法院提出申诉,并利用她所学到的知识为母亲进行了艰难的举证工作,使得余庆县法院最终于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作出刑事裁定,对该案提起再审。 这一次,还是在同一个给张治英留下刻骨铭心记忆的法庭上,法院经审理后查明:原审被告人张治英“私分”的公款四千元系当时张治英经营的备用金,同时公司与承包二组之间尚未进行资金结算,因此贪污罪名不能成立;原判认定其贪污三千元未遂不当;原判认定张治英贪污八千一百七十二元六角五分货款的证据不足,不予认定。即原审判决中有关张治英贪污公款一万五千一百七十二元六角五分(其中三千元未遂)的事实不能成立。因此,法院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撤消了对张治英贪污罪的判决,但维持对其犯偷税罪的判决。

    对此,张治英及其女儿冰妮认为:根据遵义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鉴定报告说明“承包二组”不应为纳税主体,纳税主体应为余庆县外贸公司,且目前国内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规定“承包二组”这类情形的组织为纳税人,同时张治英等人主观上无直接偷税、为单位非法牟取利益的直接故意,所以张治英并不服余庆县法院作出的再审判决,她要求法院对自己作出完全无罪的判决。

    对于冰妮来说,除了法律上的依据以外,她相信自己的母亲是清白的,因为从小她就受到母亲非常严厉的管教,教育她不能占公家的便宜。有一次,她在母亲的办公桌上拿了一张信笺纸写作业,结果被母亲狠狠用竹筷打了一顿,虽然已事隔多年,但提起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当时痛心疾首的表情,冰妮至今仞然记忆犹新。

    目前,张治英以就余庆县法院作出的再审判决向遵义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她坚信法律一定能为自己洗清所有的罪名。但是,不论上诉的结果如何,这十二年来张治英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付出的心血都是巨大的,她和她的女儿所受到的精神伤害也是无法弥补的。


2009 © 现代商务网 版权所有 投诉电话:021-34600907
沪ICP备05015105号